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十一章 罗枫很生气

发布时间: 2019-05-19 17:42:26 作者: 执迷信徒

  “欢迎来到祈愿阁!”

  正在观察周围装饰的张三丰,忽然听到一个声音响起,转头看去,在那副画的前面,端坐着一个面容清秀短发无须,身着黑色镶金的汉服(天目看到对方装扮后更换的)的年轻人,隐隐有种压力从对方的身上散发出来。

  “想必您就是这里的主人了,这里就是可以实现他人愿望的地方吗?”看到面前的年轻人,张三丰说道。

  “对,这里就是祈愿阁,可以实现愿望的地方,不过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。现在让我们先来认识一下,我是着祈愿阁的主人罗枫,你可以叫我罗老板,我很想知道历时三朝,一代宗师,又是武当派的开山祖师的张真人,有什么愿望需要我的帮助。”罗枫淡淡的回道。

  罗枫的话让张三丰内心对这个神秘之地能否助自己突破现在的修为,更加的期待起来。

  “实不相瞒,贫道自从达到现在的武学境界已有20年不曾有所突破,世人都说贫道已然达到了武学的巅峰,人类的极限。但贫道却一直坚信,贫道现在的境界并不是顶峰,天外有天人外有人,一定还有更高的武学境界,只是贫道无论怎样尝试,却始终不得突破,因此走访名山大川,寻找远古遗迹。以期能够发现突破现有武学巅峰的办法。没想到没有找到突破的办法,却无意间发现了此间的传送媒介,而来到了这里,我想这或许就是上天给贫道指引的突破之路。”张三丰缓缓道来。

  在罗枫的认知里,此时张三丰的修为境界跟自己差不多,也是在凡人境的顶峰,再突破应该就能进入修者境界的金丹之境。

  “这里确实可以实现你的愿望,我也确实可以助你突破现有境界,走向更高的境界,但是现在却不行。”罗枫刚说到这里,就被张三丰打断了,急切的问他为什么不行。

  “张真人你先别着急,听我说完,不是不行,而是现在不行。因为一些不可言明的原因,我的能力暂时被封印了,但这只是暂时的。如果你愿意,可以暂时留在这里,相信不需要多久,我就可以破除封印的。”罗枫自信而淡然的解释着。

  “好,只要在有生之年能有突破的希望,贫道可以等。”虽然不能马上就得到突破的方法,但是现在,最少有了这么一个希望,张三丰心里还是很知足的。

  随后罗枫跟张三丰在零界简单的交流了一番,告诉他等自己可以帮他实现突破的时候再联系他,就送他返回了自己的世界。

  送走了张三丰后罗枫回到现实中,跟零零交代了一下,就趁着时间还早,便准备到孤儿院去看望罗妈妈,说道给孩子们带些好吃的过去。

  到附近的商场里买了些零食干果,学习用品什么的,提着大袋小袋出了商场,发动零界跨越空间的能力来到孤儿院不远处。

  刚刚来到地方,还没等罗枫走近呢,就发现情况好像有些不对。

  在孤儿院门口围满了过路的行人,纷纷对着孤儿院里指指点点的在说着什么。罗枫心道难道孤儿院里出什么事了吗?赶忙走上前一边往里挤去一边说着:“各位让让,让让。我是孤儿院的人,让我过去下好吗?”

  好不容易等罗枫挤进了孤儿院里,却让他看到一个让他怒火升腾的场景。

  孤儿院里孩子们都在一个角落里,年龄小的在各自抱着哭泣。年龄稍大的几个,脸上甚至还有巴掌印子。前面,两位阿姨和院长护在他们身前,院长的衣领被一个看上去恶狠狠的年轻人拽着,好像在威胁着什么,在他身后还围着一群十七八个看穿着和外表,就像是那种混社会的青年。

  罗枫快步走过去,随手将手里的东西扔在一边,挥手一拍,年轻人拽着院长衣领的手就被拍到一边去了。用手指着青年说道:“谁给你的胆子,竟敢对院长动手?还有不管你们是谁,马上离开这里,否则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  “小枫你怎么来了。”罗院长看到罗枫惊讶道。

  罗枫看了看院长妈妈,确定她没什么事,也没说话,给她一个一切有我的眼神。转而继续看着面前的青年。

  青年见一个突然冒出个出头的,揉了揉被拍疼的手说道:“他妈的,小子你是什么人,我们是恒通拆迁公司的,我劝你还是识相点赶紧离开。”

  恒通拆迁公司罗枫倒是听说过,不过听到的都是不好的名声,恒通的老板郭恒,早年间是混社会的,因为敢打敢拼也逐渐混出些成绩,也通过一些不光明的手段积累了一些人脉。前些年因为国家的整顿,这才开始洗白,做房地产生意,利用积累起来的人脉也算是做的风生水起。

  而恒通拆迁公司就是他名下的,说白了就是一些之前和现在混社会的无业游民。有时候为了拿下一些所谓的钉子户,他就通过这些混混来对付他们,强买强拆更是家常便饭。曾因为强拆还差点闹出人命,不过凭着一些关系,硬生生的给压了下去,最后也就赔了些钱了事。

  这次郭恒看上了一片地方,准备收购了用来建一个大型商场,通过一些明的暗的手段,基本上都拿下了。唯有这个孤儿院,院长死活不同意。眼看其他地方都已经拿下,很快就可以开始动工了,这个孤儿院还没有搞定,一气之下就让手下准备用强了,反正只要事情不闹大,凭自己的关系还是很容易摆平的。

  这才有了这群混混上门闹事的情况。

  罗枫听对方说是恒通拆迁公司的更是一股怒火无法平息,没想到这些平时坏事做尽的滚蛋,竟然欺负到孤儿院来了,如果今天不是恰好自己过来,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。

  罗枫刚要再次道:“我再说一遍,不管你们是谁,现在都从这里滚出去,我不想说第三遍。”

  “他妈的,老大教训下这个小崽子,竟然敢这么对我们说话。”

  “对老大,让他知道知道做人不能这么嚣张”

  “对老大,老大,老……”听了罗枫的话周围的混混青年都群情激奋的嚷嚷着要教训他。

  被称作老大的青年看了看叫嚷的小弟们,转头又对罗枫说:“小子,你现在给爷爷们磕头认错,在孝敬爷爷们十万八万的,此事就算了。要不然,嘿嘿,今天让你走着进来躺着出去。”

  “哦?我倒是想看看你们怎么让我躺着出去。”罗枫一脸淡然的回道,嘴角勾起带着浓浓的不屑。

  “妈的小B崽子给脸不要脸,兄弟们,先给我打断他的腿,看他还敢不敢嚣张。”青年老大听了罗枫的话,怒气值瞬间满值,挥手对身后的小弟道。

  “好的老大,你就瞧好吧。”混混们听到老大的吩咐,纷纷摩拳擦掌的把罗枫围了起来。

  “啊,你们要干什么?我已经报警了,警察马上就来了,你们最好马上离开。”看到他们要对罗枫出手,罗院长急忙跑过来说道。

  “臭娘们,一边去,等收拾了这小子,爷爷们也让你知道知道厉害。”一个混混说着一把推向罗院长。

  “啊!”罗院长猝不及防之下被推的摔倒在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