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 + -
护眼 关灯

第十章 跨越时空的访客

发布时间: 2019-05-19 17:42:01 作者: 执迷信徒

  等孙健出去关上门后,罗枫上前点了下孙婷婷的昏睡穴,以防她在中途的时候醒过来影响到自己的治疗。

  然后罗枫把婷婷扶着坐起来,摆了个五心向天的打坐姿势,二他自己则盘膝坐于她身后,双手抵住她的后背。单从外观和姿势来看,这就是电视里运功疗伤的画面。

  罗枫控制着零界,把混沌之气转化为能被人体接受的能量,缓缓的进入孙婷婷的身体,慢慢的对她的身体进行改造。

  房间外,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焦急等待的孙健夫妻两人,感觉度日如年,秦梦几次想开门而入的动作,都被孙健理智的拦了下来,

  “梦梦,这关系到咱们女儿的安慰,我想我们还是不要打扰罗老板为好。”虽然他的心里也很焦急,也很想冲进去看看具体情况。

  “我知道啊,但是我现在真的……”秦梦说着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了下来。

  孙健上前抱住妻子的身体,柔声的安慰道:“没事的没事的,婷婷一定会好的。”像是在安慰妻子,又像是一种自我安慰。

  终于,在孙健两人焦急的等待中,房间门打开了,罗枫脸色苍白的从里面走了出来,脚步看上去有点虚浮。二人马上急切的询问孙婷婷的情况,在得知女儿已经好了以后,二人激动的抱在一起喜极而泣。

  “对了,为了确保万一,你们最好再带着婷婷到权威的医院去检查一下。”罗枫声音里带着一种虚弱的感觉道。

  听了罗枫的话两人这才渐渐稳定了下情绪,“好的罗先生,真的是太感谢您了,您怎么样了?要不要也到医院看看?”

  “我没事,就是有点能量消耗过多而已。休息下就可以了。”

  随后罗枫谢绝了孙健夫妻吃饭的挽留,在两人的再三感谢中离开了。孙健和秦梦也没有顾得上吃饭,就带着女儿到医院去做了个全面检查,得到除了身体有点虚弱,没有其他症状后,二人才算是彻底的放下心来。而且他们怕女儿突然就好了的事情不好解释,还特意到一个从未去过的医院去检查。

  虽然他们并不知道罗枫是如何的把他们女儿治好的,但这并不影响他们感激的心情,虽说孙健也付出了对方所说的功德,但是相比起他们为了治好女儿愿意付出一切的心情,那种看不到摸不着的什么功德,真的太无足轻重了。

  在今后的日子里一家人如何的感激罗枫,如何的被此事影响去做慈善,在这里就不再多说。

  罗枫回道店里之后,跟零零打个招呼,叮嘱她在店里看着,就上楼去休息了,他现在感觉自己像是做了很重的体力活后,又三天三夜没有睡觉。

  上楼后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就睡着了,而身体也在被零界缓缓的恢复着。

  时间不知不觉的流逝着,转眼间罗枫的祈愿阁开业已经有小半年了,期间也有过一些生意上门,不过多是一些塞牙缝的小生意,不是什么找失踪儿女,就是希望考试能得第一,甚至有个网络主播祈求可以做直播界第一。

 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上课之余,罗枫也抱着蚊子再小也是肉的想法,拿这些个生意练练手。

  倒是跟七公主经过长久的交流和偶尔的小聚,关系越来越不错呢。

  这天又是一个周末的早上,正当罗枫在留着口水做着美梦的时候,听到零零的声音,说有顾客上门。罗枫睁开眼看了看时间,发现也才7点多,撒着起床气,嘀咕着什么什么的,还是起床来了。

  下楼来到店里,并没有看到有什么顾客在,奇怪的看向零零。

  零零似乎看出罗枫的疑惑,回道:“这个顾客因为不是现实的这个时空的人,所以一般没有主人的同意,是不能出现在现实中的,这样的人上门来,都会通过零界的界碑,传送到零界空间里。”

  “不是这个时空的人,那会是哪个空间里的人呢?又会是谁呢,会不会是我所知道的人物呢?”带着这样的疑问,罗枫转瞬进入了零界之中。

  ——分界线——

  张三丰,本名君宝,出生于大宋末年,一生醉心于武学,集各派绝学于一身,为内家拳,太极始祖。武当派开山祖师,曾多次协助对抗元朝,打击贼寇。

  当元朝覆没,明朝建立后,在张三丰的武学修为达到登峰造极的时候,他也消失在了人们的视线里,这个时候的张三丰已经120多岁了,相传他是得道成仙,羽化飞升了。实则是张三丰感觉自身的实力不能再有所提高,而选择了隐世,一边探索一些明山大川,一边寻找一些上古遗迹,企图能让自己再有所突破,他坚信现在所拥有的境界,并不是武学的顶峰,在这之上,一定还有更高的境界存在。

  有一天张三丰在一处不知年月的古迹中,发了一块似金非金似玉非玉的牌子,研究很久都未曾发现有何异常之处,也不知这块牌子有何用处。起初张三丰也并未在意什么,直到有一天他在打坐悟道的时候,忽然心有所感,想到了一个从远古流传下来的传说,那个能够实现他人愿望的神秘之地。

  带着一丝希望,张三丰又拿出那个牌子研究起来。可是始终都未能在上面发现传说中那个能显现的“零”字。

  可他又不愿放弃这好不容易才有的希望,一时间看着牌子想着自己该如何才能发现这个牌子的使用方法,又联想到也许那个地方真可以使自己的修为有所突破,竟然有些愣神了。

  他却不知,在他愣神的一瞬间,牌子上隐约出现了一个古篆体的“零”字,隐隐泛着流光。

  其实当有人非常执着于某个事情的时候,他的意识就会形成一种执念,而这种执念就是沟通零界传送媒介的最好办法,当发现零界的传送媒介后,再散发出这种执念,就可以使“零”字显现,从而被零界接收。

  起初这张牌子被张三丰的执念吸引而来,当他发现后却并未意识到是零界的引路牌,只当是一件奇物来研究,当然不会触发引路牌的功能。当他意识到这是什么的时候,那份执念才被引路牌所接收,从而显现。

  随着引路牌流光的显现,张三丰也从愣神中清醒,看到牌子上显现的字体和流光,顿时有种年轻时初次接触武学的兴奋感。

  一阵像是眩晕一样的感觉过后,张三丰发现自己出现在一个神秘的地方,放眼望去全是灰蒙蒙的雾气,自己站在一个大门前,两边伫立着两座威武的像是龙一样的雕像。

  罗枫回到零界,天目中出现一个身着道袍,白发银须的身影站在门前好奇的张望。便挥手打开了大门。

  “客人请进!”

  正在奇怪此处是哪里的张三丰,看到大门突然打开,里面一个声音传入耳中。顿时面露惊容!

  不过想到此处是传说中的神秘之地,又很快释然了。随即迈步向内走去,转过界碑随后进入厅堂内,厅堂内的摆设到没有什么稀奇的,就是看上去灵性十足罢了。而正墙上的那副画却给人一种摄人心魂的感觉。

  “欢迎来到祈愿阁!”